图片 1彭伟国寄语国足

2019阿联酋亚洲杯开打在即,广州足球名宿、前国脚、现任中国足协地区青训总监彭伟国也前往阿联酋一线,实地考察本届亚洲杯各路诸侯,并为国足本届亚洲杯的征程出谋划策。为此,特开辟《国论亚洲杯》栏目,以彭伟国的独特视角,呈现公众镜头之外的真实亚洲杯。

北京时间昨日凌晨,我飞抵阿联酋的迪拜,然后来到国足在阿布扎比下榻的酒店。从这一刻开始,我将开启一次特殊的“亚洲杯之旅”,全程跟踪中国队本届赛事的征战。

提起“亚洲杯”三个字,我会想起自己上世纪90年代的国脚生涯。我参加过1992年广岛亚洲杯和1996年阿联酋亚洲杯,两届比赛都取得了进球,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。1992年广岛亚洲杯时我是全队年龄最小的一个,用现在时髦的说法就是“U-23小将”。当时在小组赛对阵卡塔尔一战我头顶脚踢进了2球。到了1996年的亚洲杯,我已在甲A锻炼了3个赛季,还参加了广岛亚运会,成了一名成熟的国脚。这两届亚洲杯,不但是我个人成长的见证,也是中国足球职业化后进步的缩影。

1996年中国足坛已职业化三年,而西亚国家普遍还没有职业联赛,因此我们那会儿根本不怕西亚球队。1996年亚洲杯国足与乌兹别克斯坦、叙利亚和日本分在一个小组,可惜我们在小组赛没有打出自己的水平,第一场0比2输给了乌兹别克斯坦队,第二场3比0赢了叙利亚队,第三场以0比1输给日本队。最后因叙利亚队赢了乌兹别克斯坦队,我们才幸运地获得出线权打进8强。回想起来,我们当时没有发挥好,很大程度上与备战集训期间的“每天一个一万米”的不科学训练方式有关。8强战遭遇沙特队,我们开场不到20分钟就取得了2球领先,我先角球助攻张恩华头球破门,然后自己打进一球。可惜之后我们防守的漏洞被对手抓住,对方的换人也十分有效,结果被沙特队以4比3逆转。

其实本届亚洲杯国足的分组和1996年那次挺像,首场都是打中亚球队,第二场对该组相对较弱的球队,第三场打东亚强队。国足即使以小组第三出线,八分之一决赛对手大几率来自并无特别强队的A组。当然,国足2018年以来的成绩都不理想,尤其进攻的能力很差,这让外界看不出国足现在能轻松击败哪个对手。从人才储备来看,国足是24强中年龄最大的一队,也是6支完全没有海外球员压阵的球队之一。不过,国足现在进攻端有武磊、郜林、于大宝、肖智,尤其是武磊,假如他能延续在联赛中的火热的状态,那么国足的战斗力绝对不会差。至于U-23球员,我希望韦世豪能成为奇兵,毕竟他今年在国安得到的上场机会太少了。

足球是圆的。虽然外界普遍不看好这次国足的亚洲杯之旅,但对里皮来说,他要站好自己的最后一班岗。我相信国足可以打进八强,甚至仿效2018世界杯上的克罗地亚。

(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喆记录整理)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