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 1

2019年2月23日,上港2-0国安拿下超级杯。 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

每个赛季开始前,前瞻和看点是最常规的报道内容。去年中超前瞻,澎湃新闻提出了“上港终结恒大王朝,武磊成为联赛最佳射手,升班马二年级魔咒”等有吸引力的话题。

最终,赛季前的判断,大都在年底成为现实。

2019中超呢?说实话,有些看不明白。去年一些话题相对微观,但谁都知道,过去一年时间中国足球经历了太多,以至于我们应该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来解读2019赛季的中超。

中超的冠军归属、中超的政策,还有虚火过旺的中超能否在这一年得到抑制……这一个个答案,需要慢慢解开。

图片 2

上港和恒大将继续争锋。

四家争冠,恒大略占上风

从广州恒大2011年第一次征战中超开始,他们就连续七次夺取联赛冠军,直到2018赛季,上港在联赛和恒大两回合比赛中完成双杀,毫无争议结束了恒大王朝。

而就在外界期待上港开启一个新的王朝时,武磊的留洋,让上港对于王朝多少显得困难。

上赛季从联赛中期开始,上港、恒大、国安和鲁能四支球队并驾齐驱,组成夺冠第一集团,直到联赛进入收官阶段后,冠军又重新回到了恒大和上港双雄争霸的格局。

新赛季从各队实力来看,这四支球队依然是冠军最有利竞争者,用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的话来说就是,“联赛冠军竞争球队不止一两个,几家也都有优势和劣势,最终结果取决于俱乐部对于冠军的信念。”

恒大新赛季完成了新老交替,但年轻人的实力,以及他们能否短时间内适应冲击冠军的角色,都需要打上一个问号。同时联赛中恒大自我加压,只上两名外援,这也增加了恒大夺冠的难度。

上港缺少了武磊,这自然是卫冕冠军最大的损失。但佩雷拉的球队并没有其他人员变化,球队的稳定性是其他球队不可比拟的。拿到冠军后,球员自然也会有足够动力去捍卫冠军。

国安赛季初一系列的引援弥补了球队在中后卫,边后卫以及高中锋位置上的短板,但国安表现起伏太大,施密特需要让球队在整个赛季保持稳定。

鲁能则在原有班底上引进了费莱尼,高空球作业全联盟第一;但鲁能新赛季要打亚冠联赛,从此前两次鲁能打亚冠的经历来看,最终的结果是鲁能联赛成绩受到了巨大影响,第一次带队打亚冠的李霄鹏要做到扬长避短。

总体来说,四家争霸格局不变,恒大最终夺冠概率稍大,但无论哪家俱乐部最终登顶,过程注定不会轻松。

图片 3

上港本赛季“零投入”,将重点开拓青训。

联赛政策能否认真执行?

从联赛整体方向来看,过去两个赛季,中国足协在政策上做出了多次改变,增加了U23条款,逐年削减外援人数,还设定了内援和外援转会费的标准。

2018赛季后的联赛总结会议上,中国足协还出台了2019赛季所谓的“四大帽”:即“注资帽”、“薪酬帽”、“奖金帽”和“转会帽”,新政实行的第一个赛季,能否取得预期中的效果?

担忧和疑问,是很难避免的。一方面,现行的政策的确有一些矛盾之处,比方说既给俱乐部营收方面提出了很高要求,又对内援身价设定了一根红线。

无论是亚洲联赛还是欧洲主流联赛,都有俱乐部靠青训培养或者低买高卖模式生存。但在内援身价红线面前,相关俱乐部就少了一种生存渠道,一些青训机构也会在联合培养机制这块收入上损失巨大,这对于俱乐部在青训上投入的积极性,也有一定打击。

中国足协设定内援2000万元转会费的标准,初衷是避免内援身价虚高,但既然有了俱乐部注资帽的限制,就不该干涉每一笔支出的具体使用方式。

在市场认可,不违反投入标准情况下,如果一家豪门球队花费巨资从一家中小球队中引进一名球员,那么转会费既能让中小俱乐部得到一线队运营资金,还能将部分继续投入青训,这岂不是皆大欢喜的结果?

另外一方面,如何监督俱乐部是否违规,也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。

联赛总结会议上,中国足协聘请的专业审计机构现身说法,然而无论是足协还是俱乐部,都不敢做出财务公开的承诺。

财务公开在J联赛早就实行多年,但目前中超所有俱乐部中,只有上市的广州恒大淘宝俱乐部会公布每一年具体花费和收入,其他大多数俱乐部都存在糊涂账的现象。

中国足协也有管理不严的嫌疑。去年赛季前注册完成后,中国足协也标注了巴坎布、比埃拉和卡拉斯科三人需要交调节费,但具体数额却并未公布,有些遮遮掩掩。

图片 4

国安本赛季也将全力冲击冠军。

联赛虚火能否下降?

备战新赛季的过程中,各级别联赛并非平稳、有序,相反问题频繁出现:中乙联赛多家俱乐部退出,中甲联赛延边这样有着悠久历史的球队,也因为欠税被取消了注册资格。

低级别联赛中出现这样的情况,多少和顶级联赛虚火过旺有关。

过去10年间,中超联赛的顶级投入,经历了从1亿元到25亿元的大跃进式的发展,这样所带来的一个负面效应是,低级别联赛投入也水涨船高。

打个比方,10年前一家中超中下游俱乐部只需要投入3000万元就能保级,而现在一支中甲球队正常开销都要达到一亿元。

在这个造血功能并不健全,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的环境中,低级别联赛的一些俱乐部就要面临难以为继的局面,这个危机终于在2019赛季到来前大规模爆发。

合理投入已经成为足协和投资人达成的共识,中国足协公布了12亿元的投入帽,而一些投入过高的俱乐部,也有意识缩减投入。

过去两三年转会市场食物链最顶端的两支球队天津权健和华夏幸福,前者因为进入了托管模式,投入会有很大下降。后者也决定不再“高举高打”,卖出了多名本土球员,对投入和阵容进行“瘦身”。

当然,也有像恒大这样依然投入很高的俱乐部。恒大买断“宝塔组合”需要至少花费8000万欧元,这还是在没有算上调节费的情况下。同时恒大引进多名优秀的年轻球员,也需要有很大的花销。

但对于绝大多数俱乐部来说,维持超过20亿元的高投入难以为继,回到10年前1亿元的投入也不现实,那么,中超联赛就需要探索一个合理的投入区间。

希望2019赛季,可以给出一个轮廓。

相关文章